梦凌衣

主吃野神尊礼静临快新博晴等CP,洁癖严重,有些可拆有些不可拆但绝对不可逆,爱兔子爱种花,此生不悔生种花,来世再入种花家,别跟我说什么爱国不爱(和谐)dang,你以为新中国是谁打拼出来的?靠你的一张嘴吗?还是键盘?

有这种所谓的“粉”,偶像不被骂才是奇迹,哪天把偶像作成黑红,就自豪了吧

?????EXM?????

哎呀哎呀,某些SB刷新了我对不要脸的认知呢,不接受道歉?呵,请问你有让我们道歉的理由资本和资格吗?当自己是天是光是唯一的神话呢?脸这么大是方便让人打吗?🙄

我不歧视残疾人,真的,瞎成这样没见过太阳吧?我送您去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好不好啊?

糖水萤太:

滚,眼瞎的没边。真是被你们这群戏精逼的想骂人,好脾气被磨的一干二净。忍不住怼了打扰一下首页。你们太太要装完美无辜白莲花人设,态度不装的好点怎么行?天天占忘羡tag惹是生非,无不无聊?请滚,麻溜滚,不要来污染tag

蓝忘机我的嫁

我当时也看了,随意截个图,作者的态度很好。也没说什么。同站tag道歉。


还是那句,我萌的那么多邪教没哪个有这么嚣张的,真真正正的圈地自萌,然而即使是这样还得小心翼翼就怕被掐或者说已经被掐,所以某些人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啊,吾等凡人比不了啊

阿醉:

你一篇同人短短千字就熬心费力了,魔道祖师原作几十万字就不是心血?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世界中心?
虽然说某些人吃邪教写邪教拆cp……但她还是一个好太太?
你能写邪教,你能看圈子不爽。
别人就不能看你朋友写邪教不爽了?
退一步讲,就算你朋友真博爱到全员乱炖全喜欢,就喜欢玩贵乱,就好这一口了,必须要爽一爽了……明知道会有很多人看不惯,会有很多人觉得碍眼,就不能开个子马,尊重一下点了您高贵的关注的粉丝?现在知道说爱了,等着谁哭着喊着留?厉害厉害,惹不起惹不起。
你最无辜,你最可怜,全世界都在迫害你们!


守灵人17•高中淡圈:



忽然对这里有点失望


赢官人:






我说过了,你要是真的退了,我也退。


谦_淡圈:








发生了一点事,打算淡圈了。


  


就发发牢骚,不幸看到的人,先说个抱歉吧。


  


我入魔道坑大约只有两三个月,现在已经发出来的文有51篇,包括废稿等等,大约逼近20万字了吧。


  


可以说,很开心,很开心能与粉丝们结缘,很高兴能有那么多人能喜欢我。结识了很多朋友,大家都很友善,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很美好。


  


说了这么多,想说我对魔道是真爱,尤其对宋晓薛三个人是真爱。


  


但是真的有点累了。我被人说乱打tag的时候没有累;被人抄袭的时候没有累;看着首页天天吵架撕逼的时候没有累。但这次真的累了。


  


我的好基友,不过是写过澄羡的邪教(她写邪教的时候甚至都没打“魔道祖师”的tag,只打了cp的tag),这次写了一篇忘羡文,就被人骂。说她蹭热度、拆官配、吃相难看、不要脸。


  


特别难过,又有点想笑——觉得不值得。


  


难道一日写过邪教,就不能萌官配了吗?


  


难道写过澄羡的人,就不配写忘羡了吗?


  


哦对,是我忘了,我们同人作者没人权,我们同人是灰色地带,我们ooc角色作者应该告我们,我们拆逆官配,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但我们商用了吗?同人同人,不就是凭着自己对角色的爱,想为他们创造新的故事吗?


  


一篇文,短短千字,可能都没什么热度,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是她们绞尽脑汁、反复推敲过很多遍、熬到几点才赶出来的;你不会知道,人为了爱,真的可以牺牲很多时间,很多精力,来做完全没有任何收益的事。


  


所以,我相当宽容,我从未和别人撕过,我对借鉴者都宽容至极。


  


只是因为不想寒了作者的心——哪个人刚写文的时候都不是大佬,都会有ooc的时候。萌不同的cp,也只不过偏好不同的角色而已,实在犯不着为了这个争吵。你说小透明一句ooc,没准人家伤心再不写文,或许葬送了日后的大佬甚至文豪;你说不许写这个cp,因为别人拆逆官配就和她撕,真的是两败俱伤。


  


原作是作者的心血,我认同了她的心血——晋江我都订阅了,绝对看的是正版。


  


那同人就不是同人作者的心血了吗?


  


我们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做一件完全没有任何收益的事,除了爱,还能有什么动机吗?


  


看我文的都知道,我偏向于晓薛晓,但是哪怕是对家双道的作者,我亦怀着尊重他们心血的心情来看待他们的作品。只是口味不合,看得比较少罢了。我也曾神农尝百草,趟雷无数。但真的,雷得我外焦里嫩的文,我不过就笑笑,退出来就好了。


  


毕竟,萌不同的cp是次要的,尊重他人才是最重要的。


  


感觉在魔道圈里不过数月,就目睹撕了无数次,实在是有些心累。每次撕都有人退圈,实则我都很心痛,哪怕她和我萌的是不同的cp。


  


日后,想起魔道,真的就只有撕、撕、再撕吗?


  


  


唯有苦笑。我累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罢。


  


  


或许某天你喜欢的某个作者,是我也说不定呢。


  


  


总之,感谢各位看我的文。也许某天缓过来了,就把坑填了,我记着呢。


  


  


也是三次元的生活太精彩了,我过得太好,就懒于写文了。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干干喜欢的事,干干喜欢的人。撕逼多无趣呀。


  


  


爱你们,晚安。


 












我可真是呵呵了

有些人我可真不明白,明明自己不喜欢却还要跑来给自己找罪受,自己难受还膈应了别人,膈应人的同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问别人为什么会喜欢,在此我可以告诉你:
   老子喜欢什么还要经过你同意啊?你以为你谁啊?当自己是太阳地球要围着你转啊?你要真以为自己是太阳,那请你离我们这里15210万千米远OK?
     顺便,有句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某些人要是连这句话都不懂的话,那么,我建议你赶紧重读一遍小学,以你的智商更适合去看喜羊羊和熊出没,这个地方对你来讲太深奥了,小朋友(笑)

【挂人!!】别人惨痛的真实经历被你“借梗”,你良心不会痛吗?

良心呢,真恶心

司里里:

打扰了,请听我说完,求你们。
这不是简单的抄袭,因为原贴是楼主的亲身经历。
大家也许听说过戒网瘾学校,看过相关的新闻,知道里面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原楼主在里面,经历了可谓惨痛的折磨,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地方,和一群年纪相仿的少女,在重压下生存,抗争,逃亡。
她离开后,顶着重度抑郁症,将这些记录到自己的帖子里,也是为了警醒其他人。
而一位所谓“作者”,却将这些惨痛的经历,不经原楼主同意,当做“梗”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并以之获利。
“作者”苏尽欢,我只想问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那些故事,是原楼主血淋淋的经历,不是促进你小说男主感情的梗!
那些小姑娘,是和原楼主一同患难,在绝境中相互支持的朋友,不是你小说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女配!
那些用盆吃饭,靠脱衣服胡搅蛮缠才能躲避毒打,逃出又被背叛抓回的绝望,是楼主在那个惨无人道的地狱中的挣扎,不是你小说里炒热气氛的调料!
那是原楼主的伤口!是原楼主流的血和泪!而不是你可以用来娱乐大众的小说!


苏尽欢,你自认为是个作者,但是作者,首先得是个人!
什么叫人道?什么叫尊重?什么叫别人的人生权益不可侵犯?
我告诉你,这是做人最基本的东西。
有些经历,是不能拿来娱乐的,有些故事,是不能开成玩笑的。
你这样的行为,和那《二十二》里的老奶奶做表情包有什么区别?


这是一笔陈年老账,为什么现在又翻出来?因为你还想出个人志。
原楼主在两年前你的文刚完结的时候就找过你,那时候你已经拿了稿费,吃了这口人血馒头。楼主让你道歉,你也发了。
可是现在,你悔改了吗?你没有!你还想继续赚这笔钱!
你可以删微博,禁言,拉黑,
但是,你记住,人在做天在看!
拿这笔钱买的东西,我怕你吃着噎死!


现在我真的后悔自己平时太懒没多写点文,多攒点关注。
加了几个我比较常发文的tag,打扰大家了,真的抱歉。只是我真的想不到别的办法。
我只是个没什么影响力的普通人,和原楼主一样,没有关注,没有粉丝,只有拔刀相助的路人可以帮她说话。
列表的小可爱们,我希望你们能帮个忙点个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位“作者”恶心的嘴脸。
求你们了,谢谢!


————————————————————————
原贴地址我附在评论里,那本侵权的小说叫做《差生》,作者微博@苏尽欢_吃货一号线

咱们换个思路

仔细想想,这么近的日期会不会太巧了点?如果东哥是为了凯凯故意的呢?那虐梗秒变甜啊(我知道这有点扯,但我不听我不听,就是这样没错QWQ)

【凌李非ABO生子/凌院长,你们家包子上线了 (番外 上)】

  答应  @纯粹 帮忙写的番外,文笔渣,ooc,求轻喷,本番外内含胡霍衍生CP 袁浩X薄靳言 ,雷者慎入,以下:

  局里调来了一个小警察,叫袁浩,挺帅一小伙,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位新来的小帅哥,是我们亲爱的薄靳言薄大教授的男朋友,是的就是你们想的那个男朋友,这就是个大新闻了,毕竟我们亲爱的薄教授在局里各位的印象最深的便是骄傲和高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虽然早就知道薄靳言有个异地恋的男朋友,但谁都没想到居然就是袁浩,于是俘获了薄大神的心的袁浩同学一下子成了局里的名人。

  我们的李熏然李副队自然也听说了,但他的内心只有冷漠,甚至还想笑,原因很简单,袁浩刚来就被安排在了李熏然手下,队长给的理由是李熏然都怀孕了,外勤是不能出了,正好可以带新人熟悉新环境顺便也能增加阅历,天知道为什么带新人能增加阅历,但既然是队长的命令那李熏然也只能从了,当然按照正常的剧情肯定还会发生其他的事,于是李副队硬是看着薄靳言打着讨论案件的名义和袁浩在他面前秀了半小时恩爱。。。。。“你们两个混蛋欺负我家老凌和我不是一个单位的是吧?!”李副队在心里咆哮,差点动了胎气。
  本着眼不见为净的原则,李熏然选择看文件转移注意力,反正离下班时间也不远了,忍过这段时间就是了。
  时间刚到,李熏然就冲到了警局大门,倒是把来接李熏然的凌远给吓的魂都差点没了,连忙上去把人给抱怀里。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跑这么快干嘛,想吓死我啊。”
  “老凌我跟你说,今天有人在我面前秀恩爱快气死我了,改天我也要秀回去!”李熏然气冲冲的道
  凌远看着怀孕以后就越发小孩子气的李熏然,笑的满脸褶子,揉了揉自家宝贝的那头卷毛,道:“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逛超市买酸奶看到老胡代言的酸奶想着有没有KKW的结果下一秒就见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忍住忍住,不能这么花痴,怎么能看到KKW就买呢(身体很诚实的拿了一堆酸奶)